美国昔日性奴“洗面革心”背后的故事

作者:朝阳市 来源:丽江市 浏览: 【】 发布时间:2019-12-06 05:51:15 评论数:

17年,好几个皮条客 ,数不清的男人。4年前,她总算跳出了火坑。

她说,其中一个人贩子给她烙了一个印记——纹身“爱是忠诚”。他会给自己手下所有的女性留个记号,或者“爱是忠诚”,或者“爱是王权”。

“他要把自己的存在印在你身上,像是纪念,证明你归他所有。其他人都知道,你是他的婊子。”

郝丽今年36岁。年少时家境不幸、倍受虐待,15岁时被卖去做性奴。

到17、18岁的时候,被强奸的次数太多,我已经数不清了。
郝丽

郝丽说,尽管小时候处境艰难,刚上学时她成绩相当不错。

“那是我逃避现实的一个手段。一年级时,有个老师和我同姓。我曾经假装她是我妈,因为我非常想和我的真妈妈关系亲密。”

郝丽的妈妈没有能力应对生活 ,把女儿送给了自己的父母。

郝丽说,“我记得别人叫我妓女、婊子,和我妈一样一钱不值的东西。那时我甚至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郝丽说,从12岁起,她开始每天在家抽大麻,没用多久,就开始用更强的毒品。

“那是我的常态,我的生活就是那样。”

她说,她是青少年管教中心的常客,进进出出,“罪名”包括逃学、喝酒(她还未满合法饮酒年龄)等。最后,15岁的时候 ,郝丽离家出走,回去找妈妈。

“那是我有生之年做出的最糟糕的决定。回家不到两个星期,我们就一起吸毒;一个月之内 ,我们就开始一起卖淫。”

  • 突尼斯合法妓院行将绝迹 性工作者吐露心声
  • 荷兰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妓女面对的困境
  • 危险地带——伦敦警方视线下的非法妓院实录
  • 特写:在伦敦提供性服务是怎样一种存在?
郝丽
Image caption 郝丽

郝丽说,有一段时间她非常脆弱,厌烦了被亲妈利用、剥削。那时,一名男子来找她,问她愿不愿意加入他的性工作者团队 。

“看起来很诱人,他戴着高价首饰,穿着高档鞋,大把大把的钱,身边美女簇拥。看上去他很在意这些女人,不管什么时候,她们只要需要毒品,他就立刻提供。所以,我加入了他的团队 。这下,我进了地狱 。”

郝丽说,接下来那些年,她经受的是暴力 、性侵、死亡威胁。

“到17、18岁的时候 ,我已经被强奸过无数次,我真的已经数不过来了。我被绑架过,做过人质,受过刀伤、枪伤。”

郝丽的工作环境极端暴力 ,黑帮经常用强奸做手段,控制他们贩卖的受害者。

对郝丽来说,她被迫接受的那个向黑帮表衷心的纹身,不仅仅是一个图案,而是她常年痛苦的象征。

郝丽后背的新纹身
Image caption 郝丽后背的新纹身

逃走之后,郝丽听说有一家名叫“幸存者印记”的慈善组织,免费帮助从前的性奴掩盖商标性纹身。

郝丽挑选了一款图案 ,遮盖背部“爱是忠诚”的字样。

“我挑选的是鲜花盛开、彩蝶飞舞奔向自由 。因为现在我有了自由 。我可以为我未来的生活做决定。以前我从来没有这样的选择。总是有人在控制我 ,我就像是木偶。现在,没有任何人控制我。”

纹身师

为郝丽遮盖性奴标记的是纹身师麦克·普利克特(Mike Prickett)。他说,这事他已经做过太多次,多到令他震惊。

“原来我从来没有关注过贩卖人口,只是在新闻里听说、发生在别的国家,而不是在自己身边。”

纹身师麦克·普利克特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纹身师麦克·普利克特

麦克还注意到一个令人心惊的现象。“过去一、两年内,我见到的商标性纹身比从前大多了 。刚开始时 ,也许只有个小球那么大,一次就能改完 ,现在的需要5次 。”

纹身师麦克·普利克特
Image caption 纹身师麦克·普利克特正在给一位顾客纹身

“幸存者印记”估计,美国性贩卖受害者中几乎90%都被打上这类商标性烙印。仅在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和周边地区,这家慈善组织就曾帮助大约200名妇女“摘掉标签”。

最常见的性奴纹身图案是皇冠、钱袋、黑帮标记或者某人、某团伙“财产所有”字样,还有一些纹身代表着特定贩卖者与受害者之间的独特关系。

这是一种显示所有权的侮辱性标记,是一种控制机制。
费舍尔, 幸存者印记

玛丽·费舍尔(Mary Fischer)是“幸存者印记”的负责人,她说 ,纹身是一种虐待手段。

“这是一种显示所有权的侮辱性标记,是一种控制机制,目的是要告诉受害者,你的身体不属于你自己,而是归我所有,我可以为所欲为。”

“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么多人真的就被刺上了某某人财产的字样。令我震惊。”

她说 ,有些女性是被迫接受纹身,但有些女性是自己决定作纹身,以证明对掮客的忠诚,或许是为了在外面得到保护 ,或许是为了重新取得黑帮头领提供的最基本保障。

“皮条客开始的时候可能会特别关照团伙中的一些女人,然后收回这种恩惠,让女人自己去竞争,重新夺回一点点关照。”

麦克说,他亲手改造过的一款最触目惊心的纹身是,一位名叫珍妮的受害者,横跨腰背,被刺上两个魔鬼性交的图案。

2015年,珍妮逃离之后接受治疗,用色彩绚丽的鲜花纹身遮住了两个在性交的魔鬼。但是,这是一个漫长、痛苦的过程,需要4次才能完成 。

珍妮腰部的新纹身图片版权 Brian Caiazza
Image caption 珍妮腰部的新纹身

珍妮说,她的人贩子也许以为,魔鬼性交的纹身会为他增加收入。“我想,他可能觉得那很搞笑 ,好玩。”

珍妮手臂的新纹身
Image caption 珍妮手臂的新纹身

性犯罪者

杰弗里·贝格利(Jeffrey Bagley)是在俄亥俄坐牢的“性贩”。对他来说,钱确实是个动力。

贝格利给手下性工作者要价每次至少125美元,有些女人每天接客多达12人。有段时间,他控制50个女人 。

4月间,贝格利和另外一名男子格赛特(Curtin Gossett)一起被定罪:贩卖女性、使用毒品控制女性。格赛特被判13年监禁,贝格利10年。

杰弗里·贝格利 (Jeffrey Bagley)
Image caption 杰弗里·贝格利

贝格利说,他在大街上、有时直接从监狱中寻找“招聘”目标。他说,每周从商店买杂志 ,杂志中刊登有新近被定罪的女性囚犯名单以及她们被控的罪名。

他说,他会去监狱探访那些被判卖淫的女人 ,向这些女人承诺,如果出来后为他工作,他会支付担保金。

好多客人是大公司的CEO.
贝格利

他说,然后他会把那些女人带去美发、化妆,买个人用品、名牌衣物,吃饭。然后给这些女人拍照,用这些照片拉客。

“我们会从维多利亚的秘密那类内衣店给她们买内衣。我们有所房子,她们可以在那儿住几个星期,恢复健康,好好吃饭。”

“几个星期后,该去上班了。”

他说,通常他在Backpage.com(性交易网站)打广告。2018年4月,联邦调查局查封该网站。

贝格利还说,在重大体育比赛期间,他还会把手下女人分派到俄亥俄各地去。机场附近的酒店也不错,因为“许多客人都是大公司的CEO。”

贝格利唯一的遗憾是,他落网了。他说,那些为他打工的女人可以随时“辞职”,但是,他提供“最好的毒品”。

“我和她们其实是同一条船中的人。和她们一样,我也吸毒。和她们一样 ,我那样做也是为了满足毒瘾。”

根据美国司法部统计数字,在美国,性贩卖受害者中大约83%是美国公民。

ECPA-USA是一家致力消除未成年人被剥削利用的美国非政府组织 。该组织说,在美国,首次受害的平均年龄在12-14岁之间。

美国《贩卖受害者保护法案》说 ,性贩卖定义是:胁迫或者强迫他人卖淫;胁迫或者强迫任何18岁以下未成年人卖淫。

美国消除现代奴役组织Polaris说,2007到2017年间,全国人口贩卖热线总计收到34000起性贩卖案举报。

Gracehaven是哥伦布一家专门为被迫卖淫的未成年受害者提供庇护的慈善组织。该机构负责人阿诺德(Scott Arnold)介绍,在俄亥俄州,任何时候都有约3000名未成年女孩处于被贩卖风险。

“第一步通常发生在家里。或许妈妈吸毒 ,需要钱买毒品;或许妈妈带别的男人回家......通常是男朋友,这人猥亵女儿,事情逐渐恶化。”

“另外一个典型是,青少年和家人关系破裂。家里可能有暴力,或者很不和睦 。这样的孩子可能会被年纪更大的男人诱惑,他们通常会对女孩子装出一副浪漫爱慕的样子。”

“这些孩子迫切需要得到帮助。我们所接触到的妓女几乎所有都曾经被胁迫、操纵,走上卖淫之路。”

他说,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从事性工作大多被看作是选择,所以,公共领域对性贩卖不存在应有的危机感。

“公布和政府部门看了《风月俏佳人》那类电影,心想 ,啊,那不过是一个人的生活选择,随时可以脱身吗。事实并非如此。”

我感觉是他照顾了我,尽管他会打我,尽管我醒来会发现他在强奸我。
Hollie

郝丽说,另外一个误解是,贩卖女性这种罪行通常都是跨国界的,或者是被绑架的结果。

尽管她一生中大多数时间都被欺凌虐待、操纵、创伤累累,郝丽还是摆脱了最后一个人贩子。

她说,肉体的离开并不是最大的挑战,但“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相反,她形容自己感觉与人贩子之间有一种“创伤关系”。

(谈到其中一个人贩子),郝丽说,“我感觉是他照顾了我,尽管他会打我,尽管我醒来会发现他在强奸我。”

郝丽还说,有一段时间她甚至感觉自己爱上那个人,“他在我身边那么长时间了,一直在我生活中人非常少,他是其中之一。”

打击人口贩卖慈善组织说 ,一些受害者会表现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症状。

好像我眼前的迷雾拨开了,我能自己做选择。
郝丽

郝丽是监狱的常客,进进出出大约50次,罪名包括卖淫、毒品。最后一次坐牢期间,郝丽加入了一个心理治疗小组 。

她说 ,那里的活动让她清楚地认识到,她有可能重新开始。

“一天,我们讨论的是权力,控制,操纵,我个人经历过施虐者、人贩子对受害者做的所有那些事。就好像有人突然开了灯,我眼前的迷雾消失了,我可以自己做选择。”

郝丽听说,哥伦布有一个帮助性贩卖幸存者的项目,叫做Catch——从改变行动到改变习惯,“我从监狱里给他们写信,询问他们是不是可以挽救我。”

庭内治疗

“Catch法庭”是政府出资、由哥伦布富兰克林县法院执行的一个改造项目。该项目把那些因卖淫、或替人贩子犯罪而入狱的女性定义为受害者,为她们提供康复的机会。

这个机会包括为期两年的强化缓刑 ,医护帮助戒毒,创伤治疗等 。

“Catch法庭”于2009年由法官赫尔伯特(Paul Herbert)创建。他注意到,卖淫罪名的被告大多有明显的受虐待迹象。

  • 巴基斯坦“新娘”被拐卖到中国的故事
  • 美国女星,性奴,传销和“邪教”案关注点
  • 卖淫是否应该成为一个正当职业?
  • 直播女孩:罗马尼亚性直播从业者
法官保罗·赫尔伯特(Paul Herbert)
Image caption 法官保罗·赫尔伯特

在哥伦布逮捕的1000多名卖淫女性中 ,赫尔伯特发现,其中92%都符合贩卖受害者定性。

他说,虽然人们常把卖淫称作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行当,但是在他看来,这是“世界上历史最长的对女人、女孩、弱势群体的压迫。”

女人用毒品治疗创伤,最终,她被迫卖身去买毒品,治疗创伤。
赫尔伯特法官

参与Catch计划的女人每星期必须在12C号法庭报道 ,向赫尔伯特法官汇报情况。这也是一个重申决心、责任、庆祝进步的时刻——无论进步多么微小。

午饭期间,餐桌旁充满嬉笑声、聊天声,很明显,参加者也在发展友情。她们之间经常用来相互鼓励的一句话是,“我们将一直爱你,直到你学会爱自己”。

三位女性在法庭
Image caption 在法庭的3位女性

整个过程一般都很随意。赫尔伯特法官身着粉丝衬衣,而不是法官制服。期间还有励志演讲 ,他说,他一般选择“后座”。

“摘掉手铐,我们希望(贩卖)幸存者盼望着出庭,成为共同进取的一份子。”

Catch法庭说,他们的再犯率低于全国平均。赫尔伯特法官认为 ,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高强度的创伤治疗。

“女人会吸毒,治疗自己的创伤,然后靠卖身买毒品、治疗创伤 。我们发现,抚平创伤后,她们不愿意再吸毒。创伤是她们毒瘾的根源,毒瘾不是动力。”

性工作者收到爱心包
Image caption 性工作者收到关怀包

2015年圣诞日,郝丽出狱。“那天是我生日,开始新生的第一天。接受高强度创伤治疗、毒瘾治疗之后,我再也没有回头看。整整一年,我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重新构建我的人生。”

恢复初期,郝丽开始参与非盈利组织“追星”的活动 ,这家组织每星期向性贩卖受害者提供关怀包。没用多久,郝丽就成为该组织的执行官。

我觉得是我造成了这一切 ,我可能让(卖淫生活)显得很诱人。我把她带进了人间地狱。
郝丽

她第一次和一组志愿者上街,注意到一名年轻女子,冰天雪地、蜷缩在街角。郝丽递过去一只关怀包,凑近一看大吃一惊,原来,那是自己的妹妹罗茜 !

郝丽说,“我哭了。一年半以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妹妹,那真是最最恐怖的一瞬间。上次见到妹妹,她体重足足比当时重100磅,非常漂亮,充满活力。但我面前的那个女人满脸都是疤痕,手臂布满吸毒的痕迹,浑身上下湿透了,一边眼圈青紫 。”

“我觉得那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因为妈妈把我带上这条道,我过的那种生活 ,也许是我让那种生活看来很诱人。我把妹妹带上了这条道,我把妹妹带进了她的人间地狱。”

郝丽每星期都去看罗茜,给她送去关怀包。一年苦口婆心的劝说后,罗茜终于下定决心,重新开始。

罗茜微笑着说,“我觉得自己被困住了,我真以为我永远没有了出路。我以为自己会葬身街头。我真是那样想的。现在 ,我进步了这么多,感觉真神奇。”

罗茜和郝丽图片版权 Brian Caiazza
Image caption 罗茜和郝丽

罗茜27岁,9月间完成Catch法庭改造项目,现在一家餐饮公司工作,这家公司的雇员全部都曾被迫卖淫。

姐妹两人搬到一起住,几乎每个周末都一起度过。

“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的小妹妹 。那么长时间没能和她在一起 ,真遗憾。”郝丽说。

  • 记者来鸿:“性护车”帮助走街女安全卖春
  • 危险地带——伦敦警方视线下的非法妓院实录
  • 为家庭卖身为妓的印度女孩:“我有什么选择 ?”
  • 韩国江南区的夜幕下:撼动韩语流行乐坛的性丑闻背后
郝丽图片版权 Brian Caiazza
Image caption 郝丽 :就算我帮助改变了一个人的世界,对我来说,那也是很重要的

郝丽争取到奖学金,在俄亥俄州立大学读通讯专业,考虑以后继续攻法律学位 。

现在她重返法庭,不是罪犯,而是在检控办公室为家暴受害者提供法律帮助。

她说,这是她“最棒的一次机会,”不过 ,她也注意到其中有意思的转折,“5年前我被控罪、被判坐牢,现在我和检控官共事。”

她说,她准备再做一个新的纹身:海星。

郝丽说,这个选择的灵感来自一个故事,人类学家、自然科学作家Loren Eiseley的作品 。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小男孩在海滩上看到 ,成百海星被冲上岸。他一个个捡起来,放回大海。有个大人走过来对他说,你不可能救活所有的海星。

小男孩又捡起一个海星放回大海,他说,“看,我又救了一个。”

“就算我只给一个人的人生带来一点点改变,那也很重要。我不能挽救世界,我也不能彻底消除人贩子,但是我的计划是,争取更多的人支持我,这样我就更能有所作为。”

人像摄影: Brian Caiazza